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婷怡阿姨是跟妈相差11岁的妹妹
当我小的时候,我们每年都会和阿姨相聚二、三次,
有时是我们开车到她家里,或是她会火车来和我们相聚。
阿姨很喜欢火车,
因为她总会花数个小时来告诉我们火车时所见的趣事,
我对关于火车的话题也非常感兴趣,
所以总是会缠着她天真的问说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火车回家,
那时我只有五岁而已。
「下一次吧,等你再长大些,好不好?」她总是笑着这样对我说。

在我16岁那一年夏天,婷怡阿姨又来到我们家玩,
我们已经有几乎快二年没有看到她了,
因为她一直和她那不知是第三还是第四任的先生在海外旅行,
当我们到火车站接她回家时,她和爸妈热情的拥抱,
但却只是睁大了眼凝视着我。
「老天!你已经长这幺大了!」她边说边把手臂伸出要我拥抱她。

我高兴的靠了过去,她热情的抱着我把我压在她的胸前,
我的脸牢牢的靠在她的乳沟上,阿姨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味,
我的脸就这样紧紧的靠在她柔软的乳房上许久。

阿姨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之后,这天爸爸出城去了,
妈和阿姨二人舒服地在院子里靠在一起彼此闲聊着,
而我则专心的在一旁听着他们姊妹的谈话,
这天阿姨穿着一件宽鬆的棉质洋装,
她愉快且兴奋的说着妈在年轻的时候是如何的狂野的话题。
我们在院子里待了很长的时间之后,阿姨突然站起身来伸个懒腰,
太阳光使的她的棉质洋装变成了几乎透明,
她穿洋装时底下从来不穿任何的内衣裤,
妈总是不断的告诫她最好穿上些内衣以免曝光了。
过了一会我开始坐近阿姨的身边,
希望藉着阳光可以多看清楚阿姨一些,
我想她和妈都注意到了我在做什幺,
然后阿姨起了身说要去浴室沖个凉。

「小鬼,你看够了没有!」
她经过我身边时低下身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

我害羞的脸红了起来,口吃的说着语无伦次的话,
就这样她看着我笑着走进了屋内。
其实我最近突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到了兴趣也学会了如何手淫,
有好几次我看到了妈只包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从此之后我总是竭尽所能得要偷看到妈的身体,
当我每次幸运的从裙子底下或是从宽鬆的上衣偷看到妈的身体,
我都会到浴室去幻想着妈的身体掏出阴茎来打手枪。

那天晚上,我睡醒了过来觉得口渴和尿急,
所以我起了身上厕所,接着下了楼想要到冰箱拿些冰水来喝,
到了楼下我发现妈和阿姨仍然在院子里一边聊天一边喝着酒,
我突然听到她们提到了我的名子,所以我走近一点,
想听听看他们在谈论关于我的什幺事情。

「你知道吗?他今天是多幺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我的衣服底下。」
阿姨开心的向妈说着。

妈则告诉阿姨她看到了好几次我在打手枪,
我羞愧的觉得我最好赶快回去乖乖睡觉。
妈又说了她也常常看到了我努力的要偷看她的裙内,
也常常发现我在浴室外偷看她脱衣服或是瞧着她分开的双腿。

「我看你是故意的吧?」,阿姨笑着对妈说。
妈喀喀的笑着承认她确实故意製造了很多机会给我,
因为她想看看我会有什幺反应。

「直接到浴室里打手枪,我打赌!」,阿姨笑着说。
「没错,他正辛苦的在度过他的青春期。」妈笑的更开心了。

在阿姨离开的前一个晚上,
我仍然像小时候一样天真的问阿姨
"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坐火车回去?"
这一次的答案却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嗯,你妈已经和我讨论过了。」她笑着对我说
「你打算如何和我共度这几个星期呢?」。

我实在不敢相信,阿姨居然愿意答应我,
完成我这个从小就一直存在的愿望,
我把头转向了爸爸和妈妈向他们求证。

「小蛮牛,好好的去玩吧!」他们点着头笑着对我说。
我开心的尖叫了起来,跳到了爸妈的怀里,亲吻着他们俩,
谢谢他们可以让我做些其他的事情,
而不用老是打工帮邻居割草来度过整个暑假。

「我马上去收拾行李!」我飞快的向楼上冲去边开心的叫着说。

旅途就在兴奋中展开了。我们会在火车上待上将近12个小时,
所以阿姨火车时都会选择卧厢。
我们在普通车厢隔着窗户向爸妈挥手告别,接下来的一个小时,
我兴奋的站着紧靠窗户,向窗外看着各式各样令我感到新奇的事物,
和感受着火车移动时的速度感。

这时我觉得有点累了,
我坐回了位置上向正在看着书阿姨微笑着,
我向下瞥见了阿姨正交叉着腿坐着,裙子拉高到她大腿的一半,
我感到我的阴茎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你喜欢我的腿吗?」阿姨打破了沉默突然对我说。
「是…是的……阿姨,我很喜欢。」
我红着脸害羞的将头转向窗外不敢看她。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那样看我。」她接着说,
「你是否像喜欢你妈妈的腿一样的喜欢着我的腿?」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有点吃惊得把头抬起来看着她,
我发现我的阴茎把我裤子顶的更高了。

「你妈曾和我谈论过你…她知道你总是试着想要偷看她的裸体和裙内。」
我听着她继续说,假装着我没听过他们的谈话。

她将书本收了起来,身体转向了我,把她交叉的双腿缓缓的打开,
我将视线转向她的裙内看见了她的大腿,我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将头抬起来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走过来之后,
她将裙子拉高了大约6寸,然后将膝盖打开约一个脚掌的宽度,
当她将腿分开时,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大腿,
最后我看到了她的阴毛,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穿上内裤。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接着她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右大腿上轻轻的来回轻抚着,
她又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轻声对我说:「摸摸婷怡阿姨的阴道。」
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阴道,当我的手移到她的阴毛时,
阿姨将腿打的更开了,我发现在她肉缝的两旁有着粉红色的阴唇,

当我轻抚着阿姨的嫩穴时,我发现它开始湿润了起来,
阿姨轻声的叫我再用力些。
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将两支手指放进了她的肉穴里,
她开始前后来回的移动着她的臀部,
同时将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穴里作反方向的运动进出着,
对于16岁的小男孩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也太疯狂了。
这时有个人从走道上走了过来,阿姨迅速地坐了回去把裙子放了下来,
也叫我赶快回去坐好,
当那男人经过之后,她低下身来对我说:「我们到卧厢去。」
她起了身拉着我的手,几乎是用跑的穿过走道来到了我们的卧厢。

进入卧厢之后,婷怡阿姨随即把门给锁了起来,
然后把衣服从下往上给脱了下来,
老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完全赤裸的女体。
阿姨硕大浑圆的乳房上,有着如钱币般大小的乳头。
接下来我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猴急的把我的上衣给脱掉,
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无助的感到恐惧与期待。

我并不清楚一个16岁男孩的阴茎应该有多大?
但当阿姨拉下我的短裤时,她停下来且盯着我早已勃起的肉棒说:
「天阿!没想到你的阴茎这幺的大!」

我的脸又红了起来,因为我并不是很清楚这是褒还是贬。
阿姨温柔的让我在床上躺下来,接着移到了我的下身,
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小口含住了我的龟头,
接着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在阿姨温暖湿润的小口中一寸一寸的消失,
性感的小口最后整个含住了我的阴茎且开始上下的套弄了起来。

老天!这感觉实在非手淫所能相比!我开始无意识的呻吟了起来,
她把头抬了起来问我感觉如何?我连忙微笑着对她点头说是,
她也微笑着接着继续她的工作。
大约二分钟后我开始感到射精的冲动了,我轻拍阿姨的头说:
「婷怡阿姨,小心!我快要射了!」

她立刻更加卖力的上下吸允着我的阴茎,
接着我无法控制的在她口中开始喷射了,
在她的口中射精实在比我之前射在家里马桶的感觉好太多了,
她把我的精液一滴也不剩的吞了下去。

当我停止了喷射之后,她爬上了床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接着开始继续用手上下抚弄着我的阴茎,
不知为何我的阴茎并没有像平日自慰后的软化下来,
接着阿姨把她的下身抬起,将我的阴茎顶在她两腿之间的肉缝上,
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我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中慢慢的消失,
阿姨温软湿润的阴道壁紧紧的箍住了我的阴精,
一种全新的快感再度袭向了我,我又开始呻吟了起来,
我抬起头对阿姨说:「我爱你!阿姨」。
她对着我微笑然后低下头来吻上了我的嘴唇。

阿姨把舌头滑进了我的口里,
接着我把手向上移动开始玩弄起她的乳房,
阿姨持续上下着移动她的臀部,让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中进出。
她的阴道真的是无法言喻的温暖湿润,很快的我又开始感到射精的冲动。
她停下来坐着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对我说:
「你真的有个一般年轻人所没有的大鸡鸡!」
我感到自豪的微笑了起来,
因为我可以从她的脸上和她兴奋的声音中知道,
我的阴茎确实是她所想要的东西!

阿姨又开始上下套弄和挤压着我的阴茎,然后用相当大的音量对我说:
「你真的是一个绝佳的做爱高手!」
我从来没有听过大人说过这种话,尤其是阿姨或是妈妈。
不久后我开始喷射,把我的精液深深的注入阿姨的阴道最深处……

之后在阿姨家的二个星期里,阿姨一直让我和她睡在一起,
并且教了我一切有关性的事情。当她和最后一任丈夫离婚后,
她决定不再和任何男人牵扯在一起。她对我说我是她新的「男人」,
而我也很喜欢这个主意。二个星期很快的就过去了,
我很确信我爱上了阿姨,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假装是我妈的和我做爱,
她喜欢我叫她妈,她也喜欢叫我「儿子」或是「小宝贝」,
而她总是这样最容易达到高潮。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因为我在阿姨家的时候,
每天晚上几乎只睡5个小时而已,她一直不停的要求和我做爱。
一直到后来长大时,我才真的知道要去体谅有如此慾望的女人。